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海南凯发娱乐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嘉实基金经理王贵重:科技股不贵了,仍看好五条主线_2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2-08-19
html模版嘉实基金经理王贵重:科技股不贵了,仍看好五条主线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底部是一个区域,没有人能精准抄底,我也是边套边抄,边抄边套。但我认为现在是机会,这个位置机会肯定大于风险。”

  近日,国内新冠疫情防控形势严峻,货币政策不及预期,美联储加息步伐加快,市场情绪重回冰点附近。4月21日,A股三大指数均跌超2%,上证指数失守3100点,两市超4300只个股下跌,近百股跌停或跌超10%。

  市场何时止跌?今年的行情展望如何?当前时点哪些板块跌出机会了?第一财经日前专访嘉实基金大科技研究总监、基金经理王贵重,凯发k81111,就上述话题进行交流。

  市场已经到了下跌的中后段

  第一财经:近期市场大幅下跌,美联储加息启动,央行降准力度低于预期,疫情反复,你对后续行情走势怎么看?

  王贵重:今年以来,我们认为下跌的核心问题是“贵”。经历了2019-2021年三年的充裕流动性,加上强劲的产业变化,使得整个成长类的资产预期都很高,像半导体、新能源、CXO板块,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涨幅。

  伴随着大量的估值扩张,到了今年年初,整个下跌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杀估值,这是伴随着美联储利率上升而来的;第二个阶段是上海全域静态管理,市场开始担心供给和需求双面对业绩的损伤。

  这些都是短期行为,触发下跌是因为它本身贵。但经历了快速下跌之后,现在其实真的不贵了。例如电子行业,半导体相关板块的PE是历史极值,PB也到了历史上负的一倍标准差以下了,再跌就是负的两倍标准差。新能源板块整个静态估值也都到了30多倍的水平。

  所以我们认为这个位置大概率是收益空间很明确的阶段。看一个板块到没到底,就看各个板块的龙头公司,能不能算出来一个愿意为之承担风险的复合回报。现在来看,我们觉得从三四年的维度看,已经有大量能够达到每年25%的复合收益回报了。

  所以在这个位置上,我自己也在加仓基金,我是很乐观的。当然,短期的催化可能需要一段时间,需要两个压力因素解除:一是分子端的盈利,过一两个季度盈利同比走平了,就开始往上升了;二是分母端,美联储的十年期国债已经到了3%,很难再上了,也到了中后端了,要不然美国自己的经济会走向衰退。

  从这两点看,我们认为到了市场已经到了下跌的中后段,当然要想快速反弹需要这两个因素的解除,我们认为行情应该会呈现底部振荡趋势。

  第一财经:近期上海全域静态管理对企业的影响多大?

  王贵重:困难是暂时的,早晚是能够解决的,这个早晚会影响我们的投资节奏,但是不影响收益率。而且现在比2020年的情况好一些,因为2020年大家对新冠一无所知,但最终市场还是回来了。到了2022年,我们的方法、手段、知识积累都有了大幅提升,所以这个事情我们不担心,我们认为是一个机会。其实所有的黑天鹅、突发事件、利空,长期来看都是一个买入点,我比较乐观。

  第一财经:你刚才说之前连续下跌主要还是因为贵,现在科技股是不是都不贵了?现在是不是一个抄底的好时机?

  王贵重:我认为是的,但底部是一个区域,没有人能精准抄底,所以我也是边套边抄,边抄边套。但是我认为现在是机会,这个位置机会肯定大于风险。

  科技领域继续看好五条主线

  第一财经:目前科技领域,哪些板块最值得关注?

  王贵重:板块上目前来看还没有新的产业线索和趋势出来,还是我们一直讲的五条线索:半导体、新能源、创新药、数字化和互联网平台。

  互联网平台在上海疫情下让监管层看到了新经济、平台型企业所创造的社会价值,不仅仅是资本的扩张,同时也产生经济效益和解决就业,从这个视角来看,互联网平台的发展可能会逐步进入新的平衡。

  半导体板块可能需要收缩,因为经历了过去三年的上涨,整个产业的发展,整体行业的增速要逐步放缓,所以要去找国产化率低的环节,比如半导体材料、设备零部件这些。

  另外我们很看好新能源方向,新能源车的趋势是很清晰的。今年已经到了30%的渗透率,明年可能要往40%、50%走,产业已经到了“从1到N”的阶段了。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认为还是要看公司的竞争力,所以标的上可能会从整个产业里面供需最不匹配的环节变成竞争力最强的环节,这个是我们目前的投资方向上的变化。

  整体来看,这些行业经历了过去三年的大发展和股价大幅度上涨,会逐步进入从1到N的阶段,这个阶段,公司自身的竞争力会更加重要。

  第一财经:半导体各细分领域的国产化目前是什么水平?半导体零部件和材料公司的竞争力体现在哪里?

  王贵重:半导体设备国产化率约15%,材料可能在10%以内,零部件5%都不到,IC设计约20%~30%。我们认为可以找国产化率更低、卡脖子更严重的环节做投资。另外,与车的智能化和电动化相关环节的公司也值得关注。

  竞争力会体现在盈利能力和市场份额上。半导体在不同的环节,产品不同,有不一样的商业模式,也会有不一样的竞争格局。比如模拟,天然比较辐散,龙头公司也就只能做到20%的市占率,而CPU、GPU,属于高壁垒赛道,有摩尔定律的保护,带来的结果就是龙头市占率会达到90%甚至以上。

  第一财经:近期大基金首次投资半导体设备零部件企业,设备零部件是半导体板块的下一个热点吗?目前零部件的国产化面临什么样的困难?

  王贵重:零部件是一个热点,因为在产业里大家的重点都到了零部件的环节,也代表了国产化深化的情况。

  难度在于,第一,单体的价值量都比较小,像射频电源、各种阀、气体流量计,每个市场规模都不大,因为半导体设备规模是一千亿美元,成本对应五百亿美元,再对应单个的品类,其中占10%或者5%,只有一两百亿元人民币,单体的市场规模很有限;其次,这个行业又需要长期积累,要求非常精密,就给后来者进入这个行业很高的壁垒。现在有大基金等各种各样的外力去做这件事情,但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去探索。

  第一财经:手机近年销量疲软,你如何看手机产业链当前的机会和风险?

  王贵重:手机供应链在我们的排序里靠后一些。手机行业已经进入成熟期了,需要每个公司寻找新的增长点,而不是简单的靠行业β。在这样的背景下,需要看公司能不能找到新的增长点,比如能否进入汽车供应链、能否做VR、AR。

  第一财经:如何挑选好公司?

  王贵重:主要看市场空间、商业模式、竞争力、管理层诚信。不同的阶段、不同的规模体量,重点和重心都不同,最终要针对每个时期的主要矛盾去关注,尽量能够得出跟市场不同的观点,这样才能赚到比较大的收益。

  万亿级别的公司看社会价值,千亿公司看市场空间,百亿公司看竞争力,十亿公司看商业模式,一亿级别的公司看人。

  附:王贵重简介

  北京大学量子电子学博士,现任嘉实基金大科技研究总监、基金经理,兼任科技行业研究组组长,具有8年证券基金从业经验,3年投资经验。目前管理的产品有嘉实科技创新混合基金、嘉实前沿创新基金、嘉实前沿科技沪港深基金等6只。

  自2015年加入嘉实基金,王贵重就专注于TMT行业研究,加上自身拥有的TMT专业学科基础,在量子通信、人工智能、半导体等行业的研究不断深入,并构建出了自己的一套科技股投资架构。他把科技股的投资和研究分为方向、节奏、公司和估值四个步骤,通过自上而下的个股选择,构建投资组合的整体脉络并均衡配置,挖掘科技产业的超额收益。